十二.

两个人就这么静默了一会儿。

蝎子站起来。
然后是什么磕到地上清脆的一响。

老三抿起嘴,驱着骆驼站起来。
轻轻扬起蓬布掠过他英俊的眉角。

蝎子在骆驼的前面弯下腰,钻出来,那样子,叫人莫名的心疼。

他没有停,径直的走了。

老三垂下眼,视线停留在那些月白色的瓷片上。
锋利的棱角,清晰的断面,在心里划出的,一道道的口子。

随行的文书小心翼翼地呼出一口气,看着上司坚毅而没有表情的侧脸,听到上司抑扬而顿挫的声音。那样的熟悉,却又那样的陌生。

走,
他说。

文书小心应答,也驱着骆驼朝向同个街口。

然后听到他又说,椰枣不要去籽,盘子算在我的帐上。

文书一惊。

队伍继续前行。



十三。


蝎子拉开门,千代的笑声又扩大了不只一圈。

蝎子毫无表情的绕过她,走进自己的屋里,砰的一声关上门。


十四。


电视新闻里一遍又一遍地播放着三代目火影被硌掉一颗智齿的“丰功伟绩”。


十五。

蝎子拉开门,再拉开门。

砰的一声关上。

千代的笑在走廊里逛来逛去。


十六。

蝎子抬头。

这一次,终于的不是中午了。

街上的人从之前的某一刻开始逐渐增多,许多的店家都挂上了营业的招牌……到处弥漫着人们愉快的谈笑声和咖啡浓郁而苦涩的沉香。

袅袅的上升,如同长袍白色的边角,在熨帖的风里翻出沙漠的波痕,蜿蜒出平淡而熟悉的气息。

蝎子往远处看。

越过藤椅里愉快谈话的人声;越过落满黄沙的层层屋顶;随风仰起的繁复花边,一切的一切,似乎都是那么的心甘情愿地衬托出夕阳浓艳的红。仿佛那是沙漠里唯一真切的色彩。唯一不甘于沉寂的东西……

蝎子揉下脖子……突然就想狠狠删上自己一巴掌。
干吗看这种没用的东西啊!!真是的,看了多少次,看了多少年,打生下来就开始看了……怎么还看不够的?

他笑自己。

在房屋的阴影里坐下来,沉静一会儿,突然用力的去捏自己的脸。

真的很痛。他揉一揉。依旧的仰起头去看。
光影变化。

沙漠精灵在风的旋律中翩然起舞,腾起轻薄与迷惑的沙雾,昭示着夜晚的到来。它们唤出月的淡蓝,褪去天空中明艳而刺目的黄与红,在那些颜色过度相接的地方,沿着悠扬的音乐描出丝丝梦幻却又忧伤的神色。

在沙丘蜿蜒而美丽的沟壑中,黑暗开始延伸,沙漠动物柔软的脚掌踏在光明与黑暗的交界,月的光辉照亮它们的锋利的指甲和牙齿,沙漠的精灵提起裙摆,用最热情的舞蹈揭开夜晚杀戮的序幕……

浓郁的颜色由无垠的天际坠落下来,在沙的表面流动,汇聚起来,晕染上页岩雄伟而高大的轮廓。天与地的交接处,流动与凝滞之中很快只剩下那一个人……既属于光明,也属于黑暗,更属于沙漠的……那个人……

哎呀灵异的FC2你又好了耶?抚摸……

OTL……为了感激你我一定要发文发文努力努力,嗯TVT

望天啊-A-……于是我又想在FC2开新儿子和儿婿的BLOG了>N<嗯
2009.05.19 Tue l 走鹃[三蝎]Y亲生日贺连载 l 留言 (0) 引用 (0) l top

留言

发表留言












引用

引用 URL
http://migrationyoke.blog124.fc2blog.us/tb.php/46-90cba5d6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「暁」デイダラとサソリの芸術コン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