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.11月12日 北京西城 家


似乎是不和时宜的,突然下起了雪。

于是大大小小的多边形晶体,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覆满了房前屋后,大街小巷,甚至是那些平素难以察觉的犄角旮旯。就譬如,阳台落了漆的木制门框,以及,鹦鹉笼里那个闲置许久的塑料食盒。

由各种事物的边缘,扎脸的小风窜来窜去,撞上玻璃,发出夹杂着细小摩擦的“噼扑”声。在幼滑而透明的平面上蒙起雾,结上霜,又顺着古旧的秋木棱框蹭上蹭下,最终以一种蓄谋已久的姿态钻进屋来。


迪达拉迷糊的眨眨眼,把身子蜷紧一些,枕头放低一点,再拉拉衣领,拽拽被子,准备暖暖和和的重回梦乡,却被腰下的手机打断了。

一个冷战。
迪达拉猛地坐起来,捉起那只还在震动的“罪魁祸首”。


“你他X的是谁啊,嗯?大冷天没事闲的烧炉子去,别打扰人家睡觉知不知道啊,嗯?今儿个才周几啊……”

“周日”

“嗯?你说什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电话就撂了,刺耳的嗡鸣之后,荧光屏也随之黑了下去。

“周日?嗯?周日?”迪达拉不免有点茫然。

光滑的衣料于是瞅准时机,偷偷的从肩头溜下去。身体反射性的又一个寒战,紧接着胃也一阵抽搐。
迪达拉皱着眉头伏下身,用脸贴和微凉的被面,回过闷似的反复咒骂起那个打扰自己美眠,却又大胆先挂电话的家伙。

“真是混蛋,嗯”

“还有一个不识时务的破手机,哼!嗯……”
抓起来,意念里是要威胁扔它下床。

然而,威胁归威胁,唯一的手机,迪达拉还是不舍得给它扔坏的,毕竟接电话不要钱,发短信又最便宜,信号也满好的……
考虑到种种优势,扬起来的手臂就又放下了。可偏巧忘记了这是个“不识时务”的“破手机”,想当然的,又第三次打起了冷战。

对于如此“过分”的东西,怎么能姑息?

于是银色的长方体就在天花板下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遵循着大自然的规律直奔门口的毛拖而去……正正好卡在两片绒毛质地间的“断层”里。

但基于它的“名门”(NOKIA)出身,又秉持着“粉身碎骨都要震”的精神……
——想当然的转个不停。

面对如此情境,迪达拉显然露出了一副极端鄙视的神情,脑子里不断萦绕着一个问题——要不把它扔远点,嗯?
可惜,人还是有理智的,就算迪达拉再怎么烦,再怎么怨愤,最终也只能无奈的爬下床,哆哆嗦嗦的按接听。

“Hi~干吗呢!我们这里下大雪了,你不知道吧?连角都都在团雪球呢~你一定想不到他居然会对钱以外的东西感兴趣……还是这种小孩子才玩的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哦!哦哦!!等等!Wait!”

“?”

一阵惨叫后,飞段的声音再度回到服务区。

“混蛋!角都你居然偷袭我!还把雪球塞到我领子里来!可恶可恶可恶!你这家伙……明知道我平时只穿一件皮草出门的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喂?你小子有在听吗?哎!我说你到底睡醒了没?!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?”

“特地打电话来就是为了让我听你们打情骂俏的么,嗯??!”

“……你先等下啊……站住!我说你!站在离我10米,啊不,100米远的地方别动,雪球放下。现在举手,两只手都举起来。OK!OK!就这个姿势保持半小时!好了,现在你可以说了。”

“你!!嗯……”

“我??”

“有话快说,嗯!”

“哦。老师让我问你为什么没来上课。”

“嗯?上课?”

“对啊,你不是周日全天的课吗?下午还来不来啊?我给你留饭?”

“不了,嗯,跟老师说我过会就到!”

“那好,别忘了,今天可是和蝎子一起哦……”

迪达拉急地撂了电话,恨不得抽上自己两巴掌。
2008.11.24 Mon l 水印[蝎迪/角飞]连载 l 留言 (0) 引用 (0) l top

留言

发表留言












引用

引用 URL
http://migrationyoke.blog124.fc2blog.us/tb.php/12-1c471a22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「暁」デイダラとサソリの芸術コン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