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HITS已于某月某日被不知名人士踩过............- -b

请踩到的同学多少过来说一声吧=0=

有点文之类要求的同志请在3月1日前将HITS截图与要求写在留言板上,谢谢,嗯

新HITS将在3月1日后变更为246=3=嗯
2009.02.22 Sun l 未分类 l 留言 (0) 引用 (0) l top


千代老奶奶竖过眉毛瞪起眼,脸上的皱纹于是就像是条条江河直奔大海。

老三隔着大理石的桌面瞧过去,不由得鸡皮疙瘩扭成一团。

不用说,接下来一定是暴风骤雨。




千代插起腰;

老三瞥开眼;

坐在沙发上的蝎子保持沉默。
就算最后看到他俩撸袖子准备打架也保持沉默。

为什么?
没了千代我可以少受点唠叨;没了老三我可以少受点腻歪。

蝎子还没有长大,但是他的思想日趋成熟。

成熟到他可以看着俩人为了自己打架而波澜不惊;
成熟到他可以在冰冷的夜晚打开窗子对着月亮感悟人生哲理。
成熟到他可以不再要蛋糕不再要糖果……也不再去要爸爸妈妈。

蝎子想走了,这俩人实在是吵得人心烦。

于是他就这么一转门把,干脆的走人。


八.

又是将近中午的时候,蝎子有点后悔,自己干吗老找这么个时候出门。

灼热的阳光让地表不断升温,并且企图榨干任何一种胆敢曝露在他淫威之下的动植物的水分。空气里是闷闷的沙土的味道,混合着几丝腌制椰枣的甜香。

街上的人很少,忍者们一大早就各出各的任务去了,家属们此刻也忙着打理琐碎的大小事情。
所以,这个时段店铺也多半关门,只有少数的几个了无生气的开着。说是开着,其实也只是挂着营业中的牌子而已,店主不是去聊天了,就是去打牌了——沙之国虽然物品精贵,却是个路不拾遗的好地方,人人都知道拿了东西要付钱的,来之不易这个词,饱经风沙洗礼的沙之国民深谙其理。

蝎子挑了个卖咖啡的小馆走进去,关上门。悬挂在把手上的牌子被震得一晃一晃的。

刚坐下来,就见着了一脸惊讶的老板娘。

蝎子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的表情,说我要一壶咖啡,一盘椰枣。

老板娘拽下肩膀上的白毛巾,擦擦手,再重新的把它甩回肩膀上,然后说:今天中午不营业。

蝎子奇怪她怎么今天那么好脾气的没骂人,以往营业的时候来,她都是没好气的走来走去,把地跺得笃笃响,惹得羊毛地毯腾起一阵土。

老板娘见他没反映,又说了一遍:今天中午不营业。

蝎子说:这不还没到中午呢吗?

老板娘皱起眉,扯了扯肩上的毛巾说:那我们全天不营业还不行么小祖宗!

蝎子说行啊,但是为什么呢?

老板娘看了下表,说你别问,然后从袖口里掏出一张蛋糕的优惠券,硬是塞进他手里,就把他推出了店门。

莫名其妙的蝎子站在外头耸耸肩,转过一条街和一个交叉路口,在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店铺门前停下脚步。

我就摆脱不了蛋糕么……

他看看手里的优惠券(确切的来说那是很少见的免费券)——1块巴掌大小的清乳酪蛋糕,上面有浓郁的草莓浆和一大颗从火之国进口的草莓。

哦,还挺合我的口味……真不知道她从哪里弄来的这种东西。

于是我们可爱的小蝎子再次沦陷在蛋糕的诱惑之下,捧着陶瓷的小盘,坐到蛋糕店外的阴凉里,美滋滋地享受起融化在舌尖的醇厚和香甜来。

这真是美好的一天。
他在心理暗暗的想。

空气里仿佛都带了草莓的味道,像是火之国的感觉。那种富饶而美好,置身童话故事的感觉。
2009.02.22 Sun l 走鹃[三蝎]Y亲生日贺连载 l 留言 (0) 引用 (0) l top
夜晚的风,带着粗糙的沙粒,就这么隔了长长的睡袍打在身上。

“老三”打了个哆嗦,后悔没能穿多点。

这要是感冒了,广大人民群众得多担忧多心疼啊……

不过,与某个差点踩下窗沿的小宝贝儿来说,受风寒也算不了什么!
毕竟人命关天啊!!!何况这还是他最心爱的小蝎蝎……

耸起肩,又打了一个哆嗦。

话说起来这小孩子有什么可想不开的……想当年自己也是失了双亲,可还不是照样欢蹦乱跳的——成天顶着一副没头没脑没教养的傻样,乐不唧唧的在二代目风影门前撒泡小尿和稀泥?
当初那会儿沙忍还没条正经道呢!

更别提什么花园啊,广场啊,喷泉啊(虽然只有在重要的日子才开)……到处都是沙子堆,大老远一看,整个忍村都快淹没顶了……哪儿像现在啊。

自己虽然不是什么大贤大哲,好歹也比二代目风影那暴脾气好多了。

唉……真是的……他就不能快活点吗?

“老三”仰起头,不知打哪儿来的云彩遮住月亮的半个脸。

他嘟囔了一句什么,加快了脚步。

页岩的屋顶被踩得硌硌响。
房檐的阴影里蹿出一只花斑猫。
2009.02.11 Wed l 走鹃[三蝎]Y亲生日贺连载 l 留言 (0) 引用 (0) l top
「暁」デイダラとサソリの芸術コン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