属于血JJ(血盾)的BLOG~~连接交换成功,嗯~


熾焰·鏡境
2009.01.15 Thu l 未分类 l 留言 (0) 引用 (0) l top
有点冷……

蝎子仰起头,由半开的窗口望出去……

已经是将近深夜的颜色里,浸泡着那块千百年不曾变化的,被称作月亮的东西——浑浊的黄色,暗淡的灰白,还掺上不时被吹起的薄沙。

看起来不像是那个诗词歌赋里的皎皎白玉,而是一颗眼睛……年近迟暮之人的眼睛……一颗没有了黑色瞳人的眼睛。

这样想着的蝎子轻轻笑。

没有了黑色瞳仁的眼睛……残缺而又完整的眼睛……
明明那么腐败,却又明明那么美丽……

为什么是这样呢……

为什么,就偏偏是月亮呢……

不是太阳也不是星星……

为什么呢?

可以左右人的心神的,到底是美丽,还是丑陋?

想要把什么拥入怀中的纳为己有的这种感觉,是纯洁的憧憬,还是……将要冲动的邪恶呢?

蝎子着了魔似的想。

他微笑,他皱眉,他撩开了被角,赤裸着双脚走下床……

谁会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?

没有人关心,自然也没有人知道。

很重要吗?

不重要吧?

不重要啊……

蝎子着了魔似的想。

爬上书桌,拉开了窗。
2009.01.13 Tue l 走鹃[三蝎]Y亲生日贺连载 l 留言 (0) 引用 (0) l top
和木叶的谈判一如既往的“艰辛困苦”。

坐在自己对面的“老头”从昨天开始(确切的是昨天中午他给自己最爱的宝贝儿小蝎蝎上课的时候开始),就用他那种“睿智”的眼光盯着自己,仿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,“姜还是老的辣”这个毫无根据却又十分准确的社会常识。

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确切岁数,但是……比起从小在除了石油啥都稀缺的沙忍成长起来的自己,木叶丰富的植物动物资源,一定给予了这位领导人以同样丰富的人生历练。
——毕竟,“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”嘛!

毫无疑问,三代目风影给自己说了个连冷笑话都够不上的“冷笑话”来放松神经。

来回摩挲着手指的猿飞眯起眼。

难道自己的装聋作哑策略快要不适用了吗?
他不能确定……这个比自己年轻的沙忍杰出接班人,是否在头脑上也会胜过自己?

昨天中午的,难道是故意做给自己看的?

堂堂一个三代目风影,真能让一个小小的木头傀儡里吐出的钢针给扎得浑身是眼儿?

他是太过心慈手软,还是……故意靠这件事情暗示沙忍的势力?

说起来,前些天自来也带回来的情报里,也有提到沙忍完善傀儡部队的事情。
大概是讲对方研究了什么忍术……不过,也不能确定。
毕竟,那个标志着一级机密的卷轴里,还有数个各色的口红印……

想到这里……猿飞侧过身,瞟了一眼站在自己右后方的某人。

不出所料的,自来也一脸正痴迷的盯着位于三代目风影身后同侧的沙忍女秘书。

果然,这家伙是不能指望了……

三代目火影垂下头,去揉自己那胀痛不已的太阳穴。

“看来您的身体需要保重啊……”

“哦?嗯嗯……”猿飞赶忙应答。

“我最近也得了关节痛,您看,很多事情连年轻人都不能幸免呢~”三代目风影揉揉肩膀,露出一个歉疚的笑容,“得要早点找个接班人了吧?”

“这个……还没想好哈哈!!”

“您这么老练怎么会需要接班人,我们菜鸟可是到现在都得随身携带遗书哈!”

“遗书?这东西有用吗?说实话我从来不信这一套……要知道……”猿飞说到半截,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衣袖被人拉了一下。不用说,也知道是自来也。

这家伙!迄今为止,与沙忍的谈判有一半都是被他给搞砸了的!
每回的原因都是他想去和某某美娘子幽会!

现在的领导怎么都带小秘??

这看来要成为木叶的弱点了……唉!

叹了口气,三代目火影只得结束了计划中几天几夜的闲扯,耙过对方的协议,在上面签了字。


TBC
2009.01.06 Tue l 走鹃[三蝎]Y亲生日贺连载 l 留言 (0) 引用 (0) l top
「暁」デイダラとサソリの芸術コン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