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.

蝎子醒来是在第二天正午的12点半——和前一天的训练几乎相同的时间。

他揉揉头,坐起身来。

父和母的傀儡仍旧没动作的躺着,闭着眼,面向自己,是侧卧并舒展的姿势。

蝎子垂下眼,视线在他们的脸上滑过,如同他们一样的毫无表情。

他提起手,再次揉头。

一阵歇斯底里的动作后,他停下来,揉到发红的手钻进被子里,扒开他们紧搂在自己身上的手臂。

然后他开始往自己身上套衣服,套反了就拽下来重新套,然后还是套反……蝎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套反两次,这对一向坚持完美主义的自己来说,简直不可能的。

他于是开始发怒,这种怒气一直延续到千代听到响声后扭开那扇老榆木的房门。

彼时,父与母的傀儡都已倒在地上,蝎子则是有点愣怔的样子,抱着被子团在床角。

他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单衣,白色的,裹到他裸露出来的一只脚踝。
苍白的……脸,嘴唇,手臂……一直到那只脚踝,终了。

桃红色的肿胀,仿佛已说明了一切。

千代踟躇着,走进去,父的傀儡向上,母的傀儡向下,叠在一起,像是当初最惨烈的那一幕……周围都是傀儡的碎片——那种被称做记忆的碎片。
2008.12.05 Fri l 走鹃[三蝎]Y亲生日贺连载 l 留言 (0) 引用 (0) l top
一.

说实话,蝎子从未这么深刻的体会到荒漠化带来的结果,是如此的严重。

在他的记忆里,上周……或者是上上周……这儿好象还是个小花圃来着。
等等……沙之国这种地方真的会有花圃吗?

难道是记错了??

趴在一撮迎风颤动的可怜植物后面,蝎子烦躁的皱起眉头。
就算自己的掩饰技巧再怎么好,也不可能保证不被那个“忍术强到变态”的“老三”发现吧……何况……

“小蝎蝎~~~”三代目风影甜得可以腻死人的声音从背后飘来。

果然……

蝎子猛的跳起来,恶狠狠地瞪视着自己面前英俊而又不失威严的“敌手”。

“啊……小孩子不该有这种神情的,”皱了眉的“老三”蹲下来,伸出手,还没触碰到对方柔软的茶红色发丝,就被嫌恶的一脚踢中膝盖。

“痛……”大帅哥的脸上流露出很难过的表情。

“你真的是风影吗?”蝎子提高声音,面带不屑的说。

“哦,是啊,我也不大敢相信呢……”他看到老三露出一个很羞涩的表情,“可是,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就是对我期望有加呀~”

“恶心!”蝎子又是一脚,这次却被对方不着痕迹的躲过了。

“同样的招数用上第二次,可是会失去效果的…”老三站起来,拍掉长袍上的尘土,白色的外套还好,里面的黑色衬袍……看来得重新换过了……不然一会儿的例会上,还不得被元老们的口水淹死。

但……即使换过了,也会是同样的结果吧。
毕竟,制作这种衬袍的蚕丝,要从火之国进口……天知道沙和木叶的交情有多不好!

最近好不容易稳定起来的经济交往,也只限定在一年的某几个月里,沙可以从木叶进口一些很难应用在武器和忍术上的生活必需品——其中大部分还都是以原材料的形式。

如果没记错,高级蚕丝因为具有一定的防火能力,到目前为止还是违禁品。

那么就是说,他这个签署协议的沙忍伟大领导人,在亲自指示手下进行走私活动吗……

老三牵起嘴角轻嗤一声,合拢衣襟,好让亚麻质地的白色下摆遮住膝盖处那个脱了线的漏洞。

蝎子他……似乎又有长进了呢。
至少不会像以前那样有气无力,对谁都爱搭不理的。
这样想来,自己还真是个伟大而辛勤的园丁啊……

“喂……”蝎子看着眼前一脸自恋的某只,额头的血管止不住的突突跳跃。

“嗯?什么事?小蝎蝎……”回过神来的老三露出一如既往的“和蔼”笑容,却发现自己的宝贝儿身前,不知道什么时候挡了个多脚多手的傀儡。

“我想说……别再叫我小蝎蝎!!!!!”手指微动,傀儡的嘴里,随即闪现出一丛细密的钢针。
2008.12.01 Mon l 走鹃[三蝎]Y亲生日贺连载 l 留言 (0) 引用 (0) l top
「暁」デイダラとサソリの芸術コン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