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二.

两个人就这么静默了一会儿。

蝎子站起来。
然后是什么磕到地上清脆的一响。

老三抿起嘴,驱着骆驼站起来。
轻轻扬起蓬布掠过他英俊的眉角。

蝎子在骆驼的前面弯下腰,钻出来,那样子,叫人莫名的心疼。

他没有停,径直的走了。

老三垂下眼,视线停留在那些月白色的瓷片上。
锋利的棱角,清晰的断面,在心里划出的,一道道的口子。

随行的文书小心翼翼地呼出一口气,看着上司坚毅而没有表情的侧脸,听到上司抑扬而顿挫的声音。那样的熟悉,却又那样的陌生。

走,
他说。

文书小心应答,也驱着骆驼朝向同个街口。

然后听到他又说,椰枣不要去籽,盘子算在我的帐上。

文书一惊。

队伍继续前行。



十三。


蝎子拉开门,千代的笑声又扩大了不只一圈。

蝎子毫无表情的绕过她,走进自己的屋里,砰的一声关上门。


十四。


电视新闻里一遍又一遍地播放着三代目火影被硌掉一颗智齿的“丰功伟绩”。


十五。

蝎子拉开门,再拉开门。

砰的一声关上。

千代的笑在走廊里逛来逛去。


十六。

蝎子抬头。

这一次,终于的不是中午了。

街上的人从之前的某一刻开始逐渐增多,许多的店家都挂上了营业的招牌……到处弥漫着人们愉快的谈笑声和咖啡浓郁而苦涩的沉香。

袅袅的上升,如同长袍白色的边角,在熨帖的风里翻出沙漠的波痕,蜿蜒出平淡而熟悉的气息。

蝎子往远处看。

越过藤椅里愉快谈话的人声;越过落满黄沙的层层屋顶;随风仰起的繁复花边,一切的一切,似乎都是那么的心甘情愿地衬托出夕阳浓艳的红。仿佛那是沙漠里唯一真切的色彩。唯一不甘于沉寂的东西……

蝎子揉下脖子……突然就想狠狠删上自己一巴掌。
干吗看这种没用的东西啊!!真是的,看了多少次,看了多少年,打生下来就开始看了……怎么还看不够的?

他笑自己。

在房屋的阴影里坐下来,沉静一会儿,突然用力的去捏自己的脸。

真的很痛。他揉一揉。依旧的仰起头去看。
光影变化。

沙漠精灵在风的旋律中翩然起舞,腾起轻薄与迷惑的沙雾,昭示着夜晚的到来。它们唤出月的淡蓝,褪去天空中明艳而刺目的黄与红,在那些颜色过度相接的地方,沿着悠扬的音乐描出丝丝梦幻却又忧伤的神色。

在沙丘蜿蜒而美丽的沟壑中,黑暗开始延伸,沙漠动物柔软的脚掌踏在光明与黑暗的交界,月的光辉照亮它们的锋利的指甲和牙齿,沙漠的精灵提起裙摆,用最热情的舞蹈揭开夜晚杀戮的序幕……

浓郁的颜色由无垠的天际坠落下来,在沙的表面流动,汇聚起来,晕染上页岩雄伟而高大的轮廓。天与地的交接处,流动与凝滞之中很快只剩下那一个人……既属于光明,也属于黑暗,更属于沙漠的……那个人……

2009.05.19 Tue l 走鹃[三蝎]Y亲生日贺连载 l 留言 (0) 引用 (0) l top
啊呀呀我又隔这么久才更新(被PIA)
TAT学校网络不济啊唉大家原谅我吧,嗯




九.

小孩子就是这么容易满足吧?

骑在骆驼上的老三微微笑。

小孩子就是这么容易满足啊……蝎子……到底还是小孩子。
这样就好了,无忧无虑的,哪怕明天就会重起战事,哪怕后天就会世界毁灭……什么都不想,什么也不做。

我只想这样看着你,在草莓的香甜里,在沙漠干燥却又温暖的风里……

一直一直看着你。


十.


圆润的大眼睛眨一眨,纤长的睫毛卷起来。

靠近,靠近,再靠近……

吐出温热的气息,散在耳边,仿佛可以融化一切的温柔。

然后张开嘴,卷起舌……

蝎子眼都不抬的一掌拍过去,“扑”的一声响,结结实实的一个掌印按在对方脸上。

年轻而又无辜的骆驼一声昂,猛的缩回头去瞪老三。

老三拍拍它的头,骆驼又昂一声,仰起头蹭他的手。老三于是又去拍拍它的脖子,弯下身来对蝎子露出宠溺而又抱歉的笑。

蝎子也瞪他,说,别把我当骆驼,我不吃你那一套。

对,你只吃蛋糕。老三笑。

蝎子也笑,小小的磁盘放在膝盖上,随着声音一颤一颤的。他说,蛋糕券是你给的?问句里却没有丁点疑问的成分。

老三捋了下发梢,依然乌黑的没有分叉。

蝎子垂下眼,把最后一块蛋糕填进嘴里,过了一会,淡淡的说,以后别再送这个了,挺贵的,没意义。

老三转回头去不看他,有一下没一下的拍骆驼的脖子。骆驼舒服得直哼哼,样子就好象被灌了迷魂汤似的,整一身心沦陷。

蝎子盯着他,忽然的就急了。说,你他X的听没听见我说话!我叫你别送了你好歹也给我支个声!我就受不了你这么个大老爷们成天跟谁谁他妈似的,动不动就一脸恶心的笑,眼睛晶莹的都能舀出水来!你是不是风影啊你……

说到半截,却又卡住了。

他到底承不住老三那几乎悲凉的眼神里传达出的某些东西:

今天,
是你的生日……



十一.


蝎子似乎长久的忘记了这个日子。

直到后来,那个叫迪达拉的棱头青,啥啥比不过自己,啥啥又全都不服气地吊起眼尾来说,你打石头里蹦出来的么?
他才大致的回想了那么一下,但仅仅是那么一下而已。

这种人是人生的,妖是妖生的,傀儡却不一定是傀儡生的问题,实在太过深奥了……

蝎子抬起头望天。
白白的云尾拖过去,柔软的像是一个人的长袍……那个人的长袍。
2009.04.08 Wed l 走鹃[三蝎]Y亲生日贺连载 l 留言 (0) 引用 (0) l top


千代老奶奶竖过眉毛瞪起眼,脸上的皱纹于是就像是条条江河直奔大海。

老三隔着大理石的桌面瞧过去,不由得鸡皮疙瘩扭成一团。

不用说,接下来一定是暴风骤雨。




千代插起腰;

老三瞥开眼;

坐在沙发上的蝎子保持沉默。
就算最后看到他俩撸袖子准备打架也保持沉默。

为什么?
没了千代我可以少受点唠叨;没了老三我可以少受点腻歪。

蝎子还没有长大,但是他的思想日趋成熟。

成熟到他可以看着俩人为了自己打架而波澜不惊;
成熟到他可以在冰冷的夜晚打开窗子对着月亮感悟人生哲理。
成熟到他可以不再要蛋糕不再要糖果……也不再去要爸爸妈妈。

蝎子想走了,这俩人实在是吵得人心烦。

于是他就这么一转门把,干脆的走人。


八.

又是将近中午的时候,蝎子有点后悔,自己干吗老找这么个时候出门。

灼热的阳光让地表不断升温,并且企图榨干任何一种胆敢曝露在他淫威之下的动植物的水分。空气里是闷闷的沙土的味道,混合着几丝腌制椰枣的甜香。

街上的人很少,忍者们一大早就各出各的任务去了,家属们此刻也忙着打理琐碎的大小事情。
所以,这个时段店铺也多半关门,只有少数的几个了无生气的开着。说是开着,其实也只是挂着营业中的牌子而已,店主不是去聊天了,就是去打牌了——沙之国虽然物品精贵,却是个路不拾遗的好地方,人人都知道拿了东西要付钱的,来之不易这个词,饱经风沙洗礼的沙之国民深谙其理。

蝎子挑了个卖咖啡的小馆走进去,关上门。悬挂在把手上的牌子被震得一晃一晃的。

刚坐下来,就见着了一脸惊讶的老板娘。

蝎子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的表情,说我要一壶咖啡,一盘椰枣。

老板娘拽下肩膀上的白毛巾,擦擦手,再重新的把它甩回肩膀上,然后说:今天中午不营业。

蝎子奇怪她怎么今天那么好脾气的没骂人,以往营业的时候来,她都是没好气的走来走去,把地跺得笃笃响,惹得羊毛地毯腾起一阵土。

老板娘见他没反映,又说了一遍:今天中午不营业。

蝎子说:这不还没到中午呢吗?

老板娘皱起眉,扯了扯肩上的毛巾说:那我们全天不营业还不行么小祖宗!

蝎子说行啊,但是为什么呢?

老板娘看了下表,说你别问,然后从袖口里掏出一张蛋糕的优惠券,硬是塞进他手里,就把他推出了店门。

莫名其妙的蝎子站在外头耸耸肩,转过一条街和一个交叉路口,在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店铺门前停下脚步。

我就摆脱不了蛋糕么……

他看看手里的优惠券(确切的来说那是很少见的免费券)——1块巴掌大小的清乳酪蛋糕,上面有浓郁的草莓浆和一大颗从火之国进口的草莓。

哦,还挺合我的口味……真不知道她从哪里弄来的这种东西。

于是我们可爱的小蝎子再次沦陷在蛋糕的诱惑之下,捧着陶瓷的小盘,坐到蛋糕店外的阴凉里,美滋滋地享受起融化在舌尖的醇厚和香甜来。

这真是美好的一天。
他在心理暗暗的想。

空气里仿佛都带了草莓的味道,像是火之国的感觉。那种富饶而美好,置身童话故事的感觉。
2009.02.22 Sun l 走鹃[三蝎]Y亲生日贺连载 l 留言 (0) 引用 (0) l top
夜晚的风,带着粗糙的沙粒,就这么隔了长长的睡袍打在身上。

“老三”打了个哆嗦,后悔没能穿多点。

这要是感冒了,广大人民群众得多担忧多心疼啊……

不过,与某个差点踩下窗沿的小宝贝儿来说,受风寒也算不了什么!
毕竟人命关天啊!!!何况这还是他最心爱的小蝎蝎……

耸起肩,又打了一个哆嗦。

话说起来这小孩子有什么可想不开的……想当年自己也是失了双亲,可还不是照样欢蹦乱跳的——成天顶着一副没头没脑没教养的傻样,乐不唧唧的在二代目风影门前撒泡小尿和稀泥?
当初那会儿沙忍还没条正经道呢!

更别提什么花园啊,广场啊,喷泉啊(虽然只有在重要的日子才开)……到处都是沙子堆,大老远一看,整个忍村都快淹没顶了……哪儿像现在啊。

自己虽然不是什么大贤大哲,好歹也比二代目风影那暴脾气好多了。

唉……真是的……他就不能快活点吗?

“老三”仰起头,不知打哪儿来的云彩遮住月亮的半个脸。

他嘟囔了一句什么,加快了脚步。

页岩的屋顶被踩得硌硌响。
房檐的阴影里蹿出一只花斑猫。
2009.02.11 Wed l 走鹃[三蝎]Y亲生日贺连载 l 留言 (0) 引用 (0) l top
有点冷……

蝎子仰起头,由半开的窗口望出去……

已经是将近深夜的颜色里,浸泡着那块千百年不曾变化的,被称作月亮的东西——浑浊的黄色,暗淡的灰白,还掺上不时被吹起的薄沙。

看起来不像是那个诗词歌赋里的皎皎白玉,而是一颗眼睛……年近迟暮之人的眼睛……一颗没有了黑色瞳人的眼睛。

这样想着的蝎子轻轻笑。

没有了黑色瞳仁的眼睛……残缺而又完整的眼睛……
明明那么腐败,却又明明那么美丽……

为什么是这样呢……

为什么,就偏偏是月亮呢……

不是太阳也不是星星……

为什么呢?

可以左右人的心神的,到底是美丽,还是丑陋?

想要把什么拥入怀中的纳为己有的这种感觉,是纯洁的憧憬,还是……将要冲动的邪恶呢?

蝎子着了魔似的想。

他微笑,他皱眉,他撩开了被角,赤裸着双脚走下床……

谁会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?

没有人关心,自然也没有人知道。

很重要吗?

不重要吧?

不重要啊……

蝎子着了魔似的想。

爬上书桌,拉开了窗。
2009.01.13 Tue l 走鹃[三蝎]Y亲生日贺连载 l 留言 (0) 引用 (0) l top
「暁」デイダラとサソリの芸術コンビ